首頁>資深鐘表人專欄>劉興力專欄>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作者:劉興力内容來源:時間:2017-02-10 17:48:12

SIHH,日内瓦表展,是全球最重要的鐘表展之一

SIHH,日内瓦表展,是全球最重要的鐘表展之一。與其他展覽不同之處在于,日内瓦表展堅持以沙龍的形式舉辦。這種沙龍式展覽凸顯品牌的高端形象,像畫廊展示藝術品一般招待來訪者。能夠享受藝術品待遇的展品,是對參展商的要求之一。

很多媒體喜歡以“今年表展的趨勢”展開報道,這好像套用了時裝界的套路。可惜鐘表珠寶,因其文化傳承和專有技術,決定着展品不可能像時裝般說換就換。有時候品牌隐忍多年(保守機密)才得以發布新品。換句話說,當你看到瑞士鐘表出口在去年出現新低,你會以為今年的表展會對這一低迷做出應對,那你注定無法解釋今年SIHH參展商集體表現出的燦爛和輝煌。


今年SIHH的發力是多年前苦練内功的結果。經典的手表愛好者肯定會關注衆參展品牌在傳統複雜功能方面的新成就。這方面,江詩丹頓,朗格,積家等日内瓦和洳山谷品牌都能大飽眼福。另外一些新品,則說明了近幾年的趨勢。工程技術成果的應用,借鑒了大自然的天然美感所營造的珠寶表,模糊了珠寶與鐘表界限,在複雜功能、工藝和材質領域做到極緻。全新的讀時概念在小品牌區域出現若幹未來的種子。

工程技術應用過來多是佳作,F1實戰輪胎的内膠皮,碳纖維饞了石墨烯

著名玩家張又旭先生曾笑談傳統制表,“有那麼一個小村,拉進去的(原材料)是銅和鋼,拉出來的(成品)是手表”。這個誇張的比喻基本上告訴我們,傳統制表捍衛的是傳統價值。但是但凡能成為傳統的品牌,無一例外地讓自己的創新成為日後的經典。惠更斯發明的遊絲,讓鐘表袖珍化成為可能。誰當時能想到,400多年後遊絲可以是具有順磁性的金屬遊絲甚至是完全免磁的非金屬材料?大航海時代,帝國的擴張催生了天文台級别精準的鐘表,此後,再也沒有強大的動力能如此給力地促進材質和技術的變革。航天、國防科技領域的成果一直突飛猛進,借鑒這些成果,成了傳統鐘表發揚光大的重要路徑。

比如,工程技術在高級制表領域的應用,總能讓今日的時尚成為明日的經典。羅傑杜彼與Pirelli的合作,RM、沛納海等品牌的新材料概念。

 


倍耐力(Pirelli)是當下F1賽車獨家輪胎供應商,本着“經驗為上”的态度,竭力發揮其專業技能,為車手們提供具有差異性、适用于不同環境(幹、濕賽道)條件的理想“中介輪胎”,使他們能夠獲得最高的駕駛樂趣。同樣地,Roger Dubuis羅傑杜彼也将其結合建築美感與精湛技藝的才華運用提供腕表佩戴者各種獨特經驗上,這些體驗遠超過時計本身的功能,成為一種生活風格的整體追求。這兩個先鋒品牌的另一個共同理念便在于:通過它們在各自領域所開創的先進技藝,通過手表上的設計元素融入一種獨樹一幟的生活方式。對Roger Dubuis羅傑杜彼而言,把一枚腕表與一個非凡賽車體驗“系在一起”的最佳方法,便是為時計配備一條鑲接着Pirelli倍耐力輪胎内層膠皮的表帶:這些經過Pirelli倍耐力認證的輪胎,都是曾經實際在賽事中赢得勝利的實物;同時,表帶表面還裝飾着一種傳奇性花紋(Pirelli倍耐力Cinturato™中性胎的獨特胎面紋)。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羅傑杜彼于2017年日内瓦國際高級鐘表展(SIHH)中推出兩款特制“Pirelli倍耐力”時計,其所搭配的藍色綴飾組件以及表帶上的藍色縫線,皆昭示着腕表與一項标志性賽車事件的緊密連結。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E x c a l i b u r S p i d e r 創作概念的運用将Roger Dubuis羅傑杜彼的獨特镂空技藝延伸到機芯之外,如表圈和盤緣等外部元素,為這些表款提供了具有象征意義的色彩組合——甚至镂空指針上覆有夜光塗料的針頭也搭配了藍色的邊框。

全場它最黑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因為使用了碳微管技術,表面形成幾乎不反光的黑洞效果,讓表盤看起來是“深黑”

沛納海PAM00700由于借鑒了工程技術方面的成就,成為吸睛款。它的P.3001機芯是手動上弦結構。但是跟傳統機芯有幾處不同(最終實現50年免潤滑):1、有4顆紅寶石是經過金剛石表面處理的(像鑽石一樣硬),避震器免潤滑;關鍵部位采用自潤滑技術處理過;擒縱系統和發條盒做DLC(類鑽碳)塗覆處理。

沛納海PAM00700的外觀也大量使用新材料,表殼和表盤都使用一種叫CarboTech(碳技術)的材料。由于成型方法不同,效果也不同。表殼部分的碳材質外觀呈樹紋肌理,而表盤部分因為使用了碳微管技術,表面形成幾乎不反光的黑洞效果,讓表盤看起來是“深黑”(Intensive black)。不論你用多強的光線照射,表殼都被照成灰色了,表盤還是那麼黑。“它怎麼那麼黑?是西山挖過煤,是賽過黑李逵······”,比那個還要黑!

RICHARD MILLE與McLaren -Honda F1車隊(其實是邁凱倫技術中心,下同)聯手打造的全新RICHARD MILLE機芯,是工程技術應用在鐘表的典範,實現了超越極限的機械性能。
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RM 50-03 McLaren F1超輕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連同表帶重量不足40克,是鐘表史上最輕的機械計時碼表。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這款裡程碑式的腕表傑作設計中不僅結合了钛合金和TPT™碳纖維,還将另一種全新材料引入鐘表制造中:石墨烯(Graph TPT™)。日内瓦高級鐘表沙龍:衆品牌苦練内功終于發力

這是石墨烯,表殼是碳纖維與石墨烯,表帶裡也加入了這種石墨烯。

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和天文學學院的Andre Geim教授在2004年首次分離出了石墨烯。這一發現為Andre Geim教授和他的同事Konstantin Novoselov教授赢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RICHARD MILLE成功地生産出使用改良TPT™碳纖維加工制成的表殼。

石墨烯是一種革新的納米材料,重量比鋼輕6倍,強度卻是鋼的200倍。McLaren-HondaF1車隊正在研究如何将石墨烯整合到他們的單座車中。

RICHARD MILLE與North Thin Ply Technology合作,把石墨烯整合到TPT™碳纖維中。

以其表面美麗的起伏條紋著稱,TPT™碳纖維由平行微絲複合而成–多達600層,而最大厚度隻有30微

米。将它們注入含有石墨烯的機械增壓樹脂,然後使用數控機床對其纖維層進行45°編制。随後,在高溫高壓下加熱凝固這種複合材料。這技術在制表領域僅為RICHARD MILLE獨家應用。

通過以上設計和制造工藝得到的三件式表殼,它不僅保留了人體工程學以及獨特驚豔的外觀,還擁有超高的抗震及超輕的特性。

機芯隻有7克重。超輕的秘密在于使用了5級钛合金和TPT™碳纖維打造的底闆和夾闆,以及極盡镂空的部件。钛合金的密度、剛度和低熱導率,也使其成為McLaren車隊一級方程式工程制造設計中的首選材料,不僅被用于減輕和強化車架和空氣動力學元件,還被用來生産變速箱、連接杆和閥門系統。

受到McLaren -Honda賽車雙橫臂式懸架結構的啟發,RICHARD MILLE使用TPT™碳素鋼精心打造了一個橫向保持架,附着在表圈上,支撐着整個RM50-03機芯。不再需要表殼襯圈,這種不同尋常的結構,實現了機芯和表殼間的完美匹配。表殼可以承受5000g的沖擊負載測試(測試後毫發無損)。

機芯所有部件的打磨均為手工。例如,每個5級钛合金表盤都需要經3小時的倒角抛光,凸顯光亮邊緣。其他部件,如發條盒、分針輪、大中小齒輪在切齒前都經雙面圓形打磨、手工倒角。

RM 50-03 McLaren F1是被賦予生命的計時碼表完美之作:将陀飛輪與追針裝置結合在一起。

全新雙秒追針的設計和大量夾具的研究,使計時碼表的能量消耗減少了50%。

表帶也用了石墨烯。

【本文系“品質傳播”赴日内瓦表展參觀報道系列之一】您先看着,我還在寫。

萬表世界

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驗證碼:

劉興力

劉興力,資深鐘表媒體人,曾任《時尚時間》主編、《青年周末》(AIRTIME)生活方式周刊主編,現任《萬表世界》總編。鐘表作家,著有《名表手邊書》、《頂級名表》等鐘表專業書籍。

[名品展會]Famous Exhibition

©2008-2019粵ICP備09108738号-5CHINA.WBIAO.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廣州市萬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廣州市番禺區番禺大道北60-1号  電話:020-85660618